首页>新闻 > 在数字游戏中获得胜利-EB-5移民
690次

       EB-5行业正在密切关注着EB-5项目的重新授权和改革的立法程序。但是,无论立法改革的情况多么乐观,除非排期积压的问题顺利解决,否则EB-5项目的前景堪忧。

 
      一些人认为中国投资人可能要花上至少6年的时间等待I-526申请的审理。一些人猜测可能需要更长的或更短的等待时间。我们的目的并不是对其加以猜测。不管等待何时结束,可以肯定的是漫长的等待将会打消一些投资人申请EB-5的想法,EB-5已经逐步失丧失对许多中国投资人的吸引力了。

 

事实是无可非议的:

 超过20,000名已经获得EB-5申请批准的移民者正在国家签证中心或者美国移民局的等待队伍中。超过20,000名投资者正在等待I-526申请,这个人数很有可能会超过60,000。但是,每年只有10,000名移民者可以被EB-5项目接纳。

 事已至此,EB-5行业主要的方向是找到可以解决EB-5项目排期的方法。让我们一起来探讨一下各种可能的方案。

 

立法

 

我们必须要让我们的国会盟友们相信数据 – 大约每年3000名投资者以及每个国家限定7%再加上一个国家占用了所有投资的85%到90%的配额 – 这些就已经足够了。这个问题必须原原本本地交代清楚。比如说,如果国会真的打算授权10,000名投资者(而不是当前包括家庭成员在内的10,000个名额),投资者的人数将会变成三倍。这将直接导致每年额外的超过50亿美元的国际直接投资(假设最低投资额为80万美元)。如果属于参议院法案草案的每笔1万美元的投资者费用也包含在新法案中,那么美国国库每年将会增加大约7000万美元的收入。

 因此我们2016年的当务之急应该游说我们的盟友解决排期问题。那么都有哪些方法?即使我承认我们的立法者应该以政治适用为重,以下是一些我认为可行的方法:

 

1. 国会需要声明10,000张签证是发放给10,000个投资人而不是包含配偶及子女在内的10,000移民。如果政治上可行的话,国会可以只对EB-5项目实施此规定。但是这意味着会有更多的移民而且国会将不会同意增加移民人数。这就是为什么我没有提出来增加EB-5移民人数的原因。

2. 重新使用往年未被用完的EB-5名额。在过去很多EB-5名额的确未被使用。但是,这些名额已经被用于其他的移民类别中。这个理由也很难具有说服力。

3. 从其他移民类别“借”名额。最有可能就是多样性抽签这一绿卡种类。尽管让众议院和参议院的大多数人同意这个提议不太可能,至少1个或者2个很有影响力的立法者会强烈反对,这个想法将会无疾而终。再者,虽然EB-5行业可能会全力支持这个提议,移民权益团体将有可能持反对意见。

另外一种可能就是EB-1(具有特殊才能的优秀教授和研究人员,跨国公司管理者和行政官)。此类别每年有40,000个名额,其中未使用的名额会归入其他类别中,但并不包括EB-5。

4. 减少每个国家EB-5的配额。这是一个极具争议性的提议。从根本上说,这个提议的结果会加速印度籍和中国籍申请者EB-2和EB-3的进度同时也会减慢其他国籍申请者的申请进度。如果EB-5开始限制每个国家的配额,由于其中大部分申请者为中国国籍,那么有可能争议会减少。但是,这个所谓的“解决方法”将会依然有可能造成中国籍投资者较长的排期。不过,这样也好过目前的状况。

我注意到EB-5并不是第一次采取限额措施。比如,除了EB-5以外限制职业移民类别的第245(k)部分。另外,美国移民局(USCIS)在除了EB-5项目以外的职业移民类别中实行调整申请。

5. 对已经提出(或者已经批准)EB-5申请的投资人授权合法登陆美国并且等待获得移民签证。我们来探讨一下两种提议。一种提议是由美国移民局授权已获得EB-5批准的申请人特殊假释权。这个特殊假释权允许该投资者和其家属作为假释者登陆美国并且有可能延长假释状态直到他们在停留期间获得条件性绿卡。

 另一种可能是为已经在美国投资至少500,000美元的投资者提供一种非移民签证类别。这与E-2 条约投资者类别相似,E-2 条约投资者类别目前只限已与美国签订友好,商业贸易和航海协议的国家或者已签订双边投资条约的国家。

 

诉讼

我之前有讨论过向国务院和美国移民局(USCIS)提出关于目前EB-5项目的10,000个签证名额中包含配偶和子女的诉讼的可能性。在我看来目前法律需要根据每个国家的配额而不是全球配额来计算占用的配偶和子女。如果我的观点是正确的,并且如果家庭成员没有计入EB-5项目的全球配额中,那么每年10,000个投资人的名额是可以满足需求的,这也就意味着每个国家的限额将不会超标。

这并不表示诉讼有机会成功。因为一个称为“谢弗林尊重”的法律学说(当法律模糊不清时,行政机关的解释只要“合理”,就应予以尊重),诉讼将会变得极为困难。也许连25%的成功机率都没有。但是,与其没有解决方案,对我来说25%的机率能够解决一个大问题未尝不是一个好提议。因为很难想象任何一位单独的投资者会采取诉讼,但是对于主要的开发商来说,如果排期问题不解决就会面临巨大损失,提出诉讼无疑是一个机会。

 

行政措施

以我个人的经验来看我们已经快要说服行政部门采取行政措施将10,000个签证配额分配给10,000名投资者。但是,由于行政部门害怕被投诉和至少一个对立政府机构的存在,我们所做的努力半途而废,此时此刻成功的机会非常小。

很多提议是关于行政措施对已批准的EB-5投资者实施假释权。这与上述在立法类别中所提到的内容相同;但是,行政机构已经实行了假释权;因此将不必需要立法。

为什么投资者需要根据一个排期进行行政假释而其他就业移民不用根据排期进行假释?因为其他就业移民登陆美国的目的是在美国工作和延长他们在美国停留的时间,但是排期等待是由立法和法律规定的。具体来说,EB-2和EB-3排期名单上的移民可以凭H-1B签证登陆美国,并且可以无限期地延长直到轮到他们的排期号码,然后他们可以完成永久居留的办理过程。行政措施中授予假释权就是允许EB-5投资者登陆美国并且有可能延长假释状态直到他们在停留期间获得条件性绿卡。

另一种行政措施的可能性与签证排期表相关。签证排期表包含单独类别的“提出签证申请的日期”并且从2015年10月1号开始生效。美国移民局(USCIS)允许如果在美国的申请人的优先日早于DFF日期,他们可以将身份调整到条件性绿卡并且在申请日当天采取子女状态保护措施来冻结子女的年龄。

 

其实这场数字游戏并没有那么容易获胜。如果问题没有及时并且顺利地解决,我们都将成为失败者。

问题并不是在于找到最好的方案。所有的方法都要同时进行。如果所有方案中的只有一个成功而其他都失败,我们也已经取得了成功。所有人在2016年的首要任务应该极力支持和倡导EB-5提议和方案。

除非或者直到任何一个以上方案被实施以后的替代选择

实际上对于投资者来说已经有一个现有的签证类别 – E-2条约投资者类别。但是,作为EB-5唯一的排期国家,美国目前还未与中国签订投资条约。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公民没有申请E-2的资格。中国公民可以在一个相对较短的时间内购买一些国家的公民身份而且不用承担任何居住要求。美国政府认可这种通过购买公民身份作为申请E-2资格的合法国籍。其中一些移民国家已经与美国签订双边投资条约。

Tags:在数字游戏中获得胜利-EB-5移民
想了解最新移民政策,请咨询:400-801-8989
谢先生
黄小姐
400-801-8989
我要预约
姓名
电话号码
备注